第一届IAMAC资产管理发展论坛专家观点荟萃(一)

2019-07-04

第一届IAMAC资产管理发展论坛专家观点荟萃(一)

2019521日下午,“展望全球,慧聚?发展”第一届IAMAC资产管理发展论坛在北京召开。本届论坛是由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以下简称“协会”)主办、协会第一届国际专家咨询委员会协办、天利投资公司承办的一次汇聚海内外专家、探讨资产管理未来发展的盛会。来自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澳大利亚等国家及地区的资产管理、保险及银行等领域的知名机构专家与中国保险资产管理行业的高管代表,就金融市场开放、资产配置策略、金融科技等主题进行了多种形式的研讨与对话。来自中外196家金融机构的330位嘉宾参加了本次论坛。现将嘉宾观点进行汇总,以“第一届IAMAC资产管理发展论坛专家观点荟萃”系列报道的形式陆续在协会公众号发布,以飨读者。

本期主题:1. 《国际银行系资管公司的发展》(Nasreen Kasenally

2. 《当前经济周期下的资产配置策略》(Joshua Kutin


 

题一:国际银行系资管公司的发展


Nasreen Kasenally

Nasreen Kasenally女士是瑞银资产管理和瑞银集团欧非中东的首席风险官,集团董事总经理。作为瑞银资产管理、集团风险执行委员会的成员,她主管瑞银的风险控制工作。她在瑞银工作超过20,在包括投资银行、财富管理和资产管理等不同部门,担任过不同的职位。她也是首届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国际专家咨询委员会主席。

核心内容

一、全球资管演变的新格局和资产管理人面临的挑战

在资产管理过去2030年的演进历史中,可投资产不断增长,为资产管理公司提供了很好的机遇。到2025年,累计资产规模可能会达到相当的数量级。高净值资产人士和富裕阶层的财富增长大大促进了资产管理公司与银行之间的合作。2008年的金融危机以来,资管行业还有一个潜移默化的趋势,即大型国际银行均设立了资产管理分支机构,利用部门间的协同效应的优势来捕捉机遇。我会以瑞银为例,展开讲述。

自从2008年以来,资产管理公司面临着法规监管、科技、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等方面的挑战。瑞银是一家国际金融机构,我们受到各个监管机构的监管,比如瑞士监管机构、美国的监管机构、新加坡的监管机构等,在中国我们跟银保监会也有互动。我们特别重视政府关系并积极配合监管机构,这样能确保我们和监管机构有非常良好的互动关系;同时也能够确保我们在不同的国家都能够合规。而且我们也越来越多地关注公司的治理文化和行为。另一个挑战是技术。资产管理行业面临着资讯爆增的挑战,从大量纷繁庞杂的信息中提取有利于投资的信息,并进行风险控制就需要大力投资于科技。而且,面对日益激烈的竞争环境,资管机构还面临着越来越低的管理费率的压力,而且纳入监管的收费领域也越来越多,包括转移收费的问题,以及研究费用的承担者等问题。此外,一些新进入行业的新型机构在搅动着整个资产管理的价值链,这些新型机构对行业的影响还是未知数。在过去的十年里,我们也看到了市场份额的变动。大型资管公司会从规模经济当中受益,这也是未来一个方向。同时,行业也会有整合,衍生出一些新的合作模式,比如协会的国际专家咨询委员会的平台,各机构可以在这个平台上集思广益,创造更好的未来。

二、瑞银集团整体介绍及银行系资管的优势

回顾瑞银集团的发展史,我们于1862年在瑞士的温特图尔成立,它是瑞士的一座小城镇。经过150多年的发展,瑞银集团已经发展成为由超过300个金融机构组成的跨国金融集团,旗下有包括私人银行、储蓄银行、财富管理、商业银行和经纪人等的各类金融机构,并融合了多种的金融业务,包括全球财富管理、投资银行、私人银行、企业银行和资产管理等。我们的客户类型丰富。在资产管理领域,我们服务于机构投资者;投资银行的主要客户是机构发行人;零售商业银行服务于个人和企业客户。在这一过程中,怎样保证我们这样庞大的全球集团治理有效、风险可控是一个挑战。

瑞银集团为了分配和运营资产管理、全球财富管理、投资银行,以及个人和企业银行这四个业务板块的业务,在瑞银集团董事会下设有五个委员会:审计委员会、赔偿委员会、企业文化和责任委员会、管理和提名委员会、风险委员会,他们都有不同的任务,包括怎样确保整个集团环境合规。我们也设有集团执行董事会和地区总裁。同时我们还设有集团资产和负债管理委员会。这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结构,集团治理是最关键的,这样才能应对如此复杂的业务,持续保持健康繁荣的发展。

我所在的瑞银资管是围绕着我们的全球财富管理客户发展起来的。瑞银资管也提供各种产品,包括传统投资产品、另类产品、以及个人及企业银行相关的产品。瑞银资管历史上合并了不同公司而形成了今天的公司格局,标志性的事件是在1998年瑞士联合银行与瑞士银行公司合并。瑞银资管不仅仅是为高净值客户服务,同时也是为机构客户、个人及企业客户服务。我们的目标是在集团内部各个部门之间形成协同效应,这对于资产管理是非常重要的。我们不仅向客户提供资产管理服务,也向客户提供解决方案。瑞银资管所管理的资产庞大,占据瑞士市场大部分市场份额。同时我们是一家全球性的公司,在不同的国家运营,在每一个国家面临的挑战各不相同。

三、瑞银资管的风险管理

我们为投资者提供不同的策略解决方案,管理费率在不断下降,同时控制风险是资产管理发展的重要支柱。从2008年经历了金融危机之后,国际市场的格局发生了很多变化,包括业绩基准、交易模式等。瑞银资管建立了三层风险治理防线。第一层防线是业务团队防线,业务团队必须负责担当起评估和控制业务相关的风险和运营风险。第二道防线是独立监察,由监察部、风险管理部、法规及运营风险管理部、法律部、财务部组成,这些部门要确认并识别相关的风险。20年前瑞银没有这样独立的职能,我开始做初级的市场分析员时,向交易员报告相关风险,但当时交易员没有时间,他让我自己决定,我仍然坚持希望能讨论相关问题。现在,我们的风控部门会向整个瑞银CEO团队汇报。我不畏惧挑战CEO,也不会瞻前顾后,独立监察并发表意见是第二道防线的关键。第三道防线是股东和外部审计,这层防线对第一和第二层防线流程的效率进行独立评估,并向董事会汇报。瑞银资管会定期召开外部审计会议。我们还在不断完善防范风险的治理框架。

在具体的技术层面,所以我们会设定风险偏好,综合分析哪些经济体的风险比较大。对于20个分类及20个子类别的资产,我们都有相应的风险偏好打分。在过去20年,这个风控架构和系统已经非常成熟了,还有非常重要的一点就是要控制结果性的风险。合规部门的作用在过去的十年内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我们部门越来越重要,因为风险控制不仅要关注市场和客户,还要关注和应对监管机构的需求。此外,瑞银资管的市场表现如何,在客户眼中的表现如何,在我们的竞争对手眼中是怎样的,风控部门都需要很清楚。

此外,为应对国际监管,必须成立专门的负责国际银行的部门,因地制宜地制定反洗钱的策略。在反洗钱方面有不同的国际监管机构,不是统一的制度和政策就可行。反洗钱必须设有流程,证明对于这些洗钱的犯罪行为有正确的措施来防范。同时防范网络风险和跨境的风险等也需要有相应的风控措施。在过去三年,我们也非常注重加强有针对性的风险防范流程和独立的评估。对于资管机构,当下的一个重要的挑战就是要证明机构有很好的风险防范治理模式。

 


 

主题二:当前经济周期下的资产配置策略


Joshua Kutin

Joshua Kutin 是天利投资北美资产配置主管,也是多个资产配置策略的投资组合经理。他还负责全球资产配置和另类投资的研究分析。在2015年加入天利投资之前,Joshua Kutin曾在Putnam Investments担任全球资产配置团队的投资组合经理。Joshua Kutin获得麻省理工学院计算机科学的数学的学士学位以及普林斯顿大学的金融硕士学位及特许金融分析师资格。

核心内容

资产配置最重要的一个因素就是多元化,将权益投资和固定收益投资结合,将股票资产、股权资产、债券资产及另类资产组合,实现多元化配置。为了衡量多元配置的有效性,天利投资公司生成了一个对多元化资产配置有效性进行打分的指数。

天利多元化指数能够对多元化投资进行打分,可以对不同的国家、不同的行业、不同的资产、不同的资产级别进行打分。2018年的时候,指数给出了最低的打分,多元化指数从来没有达到这么低的水平,2018年之后多元化指数有所回升。回顾分析可见2018年是一个有挑战性的年份。2018年的前九个月和最后三个月市场表现有很大的不同。我们对2018年的变化尤其是第四季度的变化非常感兴趣。有很多客户都问,如果科技股能提供最高的回报,那为什么还投资于S&P500之类的指数?S&P500的指数实际上表现是低于由等权重组成的Facebook、苹果、亚马逊、Netflix、谷歌的FAANG指数。但是S&P500指数比FAANG指数分散风险效果更好,这两个指数都是衡量权益投资的表现。多元化指数则可以衡量多元化配置的有效性。

2018年第四季度,我们的几个模拟组合的表现反转了前三个季度的表现。前三个季度FAANG的收益率高于S&P指数,但第四季度的情况相反。在大幅波动的市场,投资必须要有多元化的配置,这样就能够保护我们免受巨大的下行风险的冲击,我们必须要记住这一点。很多投资者都忘了防范回撤的重要性,2018年股市的下跌是过去10年未曾有的,所以提前防范是非常重要的。

在股市投资中,投资者也越来越谨慎,投资者会对投资组合设置对冲的保护。天利投资使用CARAColumbia Threadneedle Adaptive Risk Allocation)的信号指标,这是一个我司常用的信号指标,它可以帮助我们监测市场。CARA能够为我们提供一个基数,使我们了解一些交易的变动因素、市场前景、市场未来发展情况。CARA信号指标里有两个关键组成:市场动量信号和股市波动性信号。市场动量信号反映市场的动势是向上还是向下的。从3月底以来,市场的动量再次向上,而且表现很好,整个金融市场趋势向好。股市波动性信号,在2018年的时候冲到了高位,但是2019年之后下降到了均值水平,基于这两个信号给出的信息:很强劲的向上动力和很低的波动性,可以判断这样的市场是相对健康的。由于这两个信号指标用的是几周前的数据,现在股市波动性信号又发生了变化,正在上升,表明市场正在起变化。这两个信号结合可以监测市场当前处于什么样的状态。

另外一个投资者讨论的热点问题是我们处于经济周期的哪个阶段是否处于经济周期的末期?从2009年第三季度开始,美国已经经历了38个季度的经济扩张周期,接近美国历史上最长的经济扩张周期。这就是为什么每个人都在谈周期末的变动因素以及有人会预测在某一时点经济会衰退。虽然周期的结束是不可避免的,经济扩张周期不可能一直持续,但是我们预测在未来一年衰退的可能性不大。我们的经济学家认为在未来五年的在某一点上经济可能会出现衰退。我们也会根据市场和形势的变化不断更新预测。

最后我们回到战略资产配置的大类资产预测。每年两次,我们会形成较长的市场展望,对未来周期做出分析,我们预测未来五年趋势是:美国股市、发达国家股市、新兴国家股市收益率有所分化,总体而言,股票市场收益率为9%左右。比起长期预测来的较低。固定收益投资的回报率在2%-5%,包括各类债券及现金。现金作为资产配置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收益率已不在1%的水平(主要指美国市场现金的收益率)。现在多资产配置的收益率门槛升高,因为多资产配置中加入了一定的现金比例的要求,配置方案变得比较复杂。市场高收益债券,尤其是新兴市场高收益债券存在一定风险,但是比投资国债的收益率仍然略高。此外,绝对收益产品和大宗商品的中长期回报率是正的,这几类资产能够组成多元化的投资组合。未来我们将优化绝对收益产品和大宗商品在多元化的资产组合中的配置。